星期六, 1月 12, 2008

你的长辞,我的惋惜

Everest hero Edmund Hillary dies

Sir Edmund Hillary, the first climber to scale the world's highest peak, Mount Everest, has died aged 88... More

2008.01.11,八点钟的新闻报道尼泊尔失去了最好的朋友,希拉里。我的反应轻微得只说了一句:“啊,死了。。。”心情却沉重的一直想着尼泊尔那边的朋友。很令人伤心的是,也许尼泊尔的年轻人都继续在Thamel Road的街道上饮酒狂欢,希拉里死了根本关他屁事。可是山上的老人家,如果知道了肯定心如刀割,如同像失去了亲人。

Khumbu region,一个一手被希拉里带起的山区,他教会了村民医药卫生、提倡了维护森林资源的环抱意识、带动了教育、带动了山区的经济、提供了无限的就业机会。。。一切的贡献,没有随着他身躯的离去而消失。我走过他走过的路,我看见他的贡献,甚至比尼国的政府所给予的还要多。我在Lukla看过一本关于他对整个Khumbu Region影响,我在Phokara的登山博物馆也看过他在Khumbu Region攀登圣母峰和建造医院、学校的纪录片。

那时,我感觉得到村民所感受的,那叫感激和感恩。我很尊敬他,不只是第一位成功登上世界最高峰的人,更重要的,他为当地居民带来了真正的幸福。

在万人心中,他的精神,是不朽的!
Sir Edmund Hillary,安息吧!一路好走。
为您默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