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2月 04, 2007

离开了,其实我好难过

上两个周末,是我在安邦路最后的日子。在很早以前我就知道会离开,到我真的离开的时候,我就失去了某些很重要的东西。现在,那绿洲离我很远了,其实也不真的太远,只是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它无时无刻都在我身边,只要我想它,我都能用很短的时间飞奔到它那儿。可是从今以后,这再也不会发生了。

那天在Citibank的最后一天,我的心情虽然没有很不舍或很低落,但总是很奇怪的。离开这里以后,新的工作地点在Sheraton Imperial,搬到那儿的时候,我已经不能用很短的时间飞奔到KLCC Park去跑步了。在那新环境里,我又要从新去发掘另个绿洲,另个游乐场。如果每天下班后就回家去的话,那么生活真的会很闷。现在我除了离绿洲很远,而且还离危险地带(Kinokuniya)很远。但当然也不代表这儿不危险,因为楼下的大路旁晚上就是个不夜城,酒吧就是一罗罗的,如果一星期每晚到访不同的酒吧的话,大概要两个星期才能重复光顾同一家酒吧。搞不好呢我就傍晚索性不跑步,来一杯啤酒或鸡尾酒都蛮不错的哦!

今天第一天到这儿上班,一早来到时位子还是没安排好,他们自己乱七八糟的还要误会我没有照吩咐办事,真实气透了。要是我真是这儿的职员,我就不客气了,反正在呆多两个月我就逃之夭夭。那么糟糕的心情,却又没有飞奔流汗的机会,真的好难过。

2 則留言:

=|= 提到...

恭喜你另謀高就!年關將至還可以找到你的工作,證明這份工作應該很不錯!繼續努力!

blueameba 提到...

我没转工啦,只是公司‘搬家’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