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1月 15, 2007

等待一场雪

秋季的凉风,有着催眠的功能。不知是太空闲还是办事效率太高,常常坐在办公室里忘着电脑发呆,偶尔偷窥窗外是否天蓝,还是下雨了?有多少云朵,有多厚的云层。我必须偷窥,用很自然的方式把头微微转向两点钟的位置,两秒钟,最多两秒钟就把瞄向远方的眼神收回。

有个傍晚,天空下了一场滂沱大雨,好大的雨,真不知干嘛下那么大的雨,是要把谁的记忆都洗掉吗?还是要把谁的家毁了?还是存粹为了好玩?

有个傍晚,是个刚刚下过小雨的傍晚,虽是凉风习习,但我却觉得这已经叫‘冷’。冬天就快来了,泥泊尔Khumbu那边的Namche Bazaar就会下雪了。那时,我常常告诉Hira说,我从没见过雪呢!他好不犹豫回答说,下次冬季你来,我们再上山看雪去。我一直把这句话记在心里,我要在泥泊尔过冬。虽然世界各地还有许多会下雪的地方,但我哪里都不要,我只想重游喜马拉雅山。

雪是看没的了,去跑一场步,出一身汗,当身体冷得发抖时就假设下了一场雪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