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9月 14, 2007

筷子定遥远

午餐要了一碟嘛嘛炒面,很自然的就拿了匙叉,看见匙叉旁躺着的瘦瘦长长的筷子时,一时间也搞不懂为何会忽略了筷子?那明明是一碟面条啊!于是放下了匙叉拿起了筷子。

我举起筷子用正统式的抓筷子法夹起面条,才发现原来抓筷子的动作与姿势是那么的优雅。两根瘦长的筷子夹在中指旁,手腕倾斜四十五度,五根手指除了尾指都在操控筷子,再运用适度的力量把食物夹起。简单的动作,却把中华文化的美德散发得淋漓尽致。

从小我都习惯把筷子抓在最顶端,老人家都说,筷子拿得高就嫁得远。小小年纪时的我总憧憬要嫁得离家远远的。那时,同一个镇隔了几条街就叫远。后来远的定义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加到不同的区域、州属和国籍。

关丹离高屋很遥远,那时我是那么的肯定,因为我要嫁的人出生于高屋。

不知道那距离是不够远还是太遥远,最后我都没嫁给高屋的男孩。

后来我把长辈说的关丹离也南很遥远的听进耳了,那时笑眯眯的想也许高屋真的太遥远,金宝也南才是恰恰好。不过后来也证实了,也南还不符合那“遥远”的距离。

到底那个远真的有多远?邻国的泰国新加坡算不算远?非洲撒哈拉沙漠算不算远?爱尔兰天涯海角算不算远?北极阿拉撕加算不算远?

还是
天堂地狱
才算远?


备注:高屋(Pengkalan Hulu),属于霹雳州,位于泰国边界。

2 則留言:

KEAN HONG 提到...

life is meaningful my friend... tomorrow will be better, i am sure.

山屋 mountainhouse 提到...

我有位女朋友,她结束第一段恋情后的第二年就交了一个不谙中文的男生,对于她的选择亲近的朋友都感到疑惑:关于内心底处一些幽微的情感,我们不是都执著于某种“非中文不可诉尽”的信仰吗?可她说了:以前那个,我们一样说中文一样爱文学喜哲学,结果又怎样?

我想,走不进对方的心里,那才是最遥远的距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