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9月 10, 2007

危险地带

我多次从双威大厦十二楼的落地玻璃望向朦胧的远方。其实三十五公里并不远,但是每天早晨走在繁忙的交通上就变得很遥远。自从工作地点换到三十五公里外的安邦路繁忙地带双峰塔附近后,就常常在夜里走到明知危险也要去邂逅的地方。虽然每次都得花上百多元,但我也不介意,因为只有哪里才能满足我的欲望并给我精神的安慰。

在好久以前,我就开始爱上他。年少时可以躲进他怀里四五小时不成问题,可是现在工作忙碌了一整天后就只能掏出一两小时。但对我来说,只要能好好把握这短短的时间,那一两小时就足以做很多事情了。

Kinokuniya,一个能够另我陶醉其中的地方。每每进去都有种情不自禁的感觉,又有某种的亲切感。多少次从那儿踏出门口都俸着一袋子的书本,常常一买就是百多元。一次就是百多元,但是几次以后总额就是几百元。哇!好险,真的是好险!

那天,雨夜,我又诳了Kinokuniya书局,然后就持着一本关于三毛的书,和另一本关于骑自行车环游世界的书回家去。

《三毛画传》,买回家后的那个夜晚,熬夜读了她的后半生,关于她和大胡子荷西在撒哈拉沙漠的婚姻生活,直到荷西的离去、荷西离去多年以后又再一次被爱情伤害、然后到她的离世。我忽然很想念三毛的作品,曾经我在念高中时读了《撒哈拉沙漠的故事》和《哭泣的骆驼》后就独自举起背包往国内几个州属走去。齐豫主唱的《橄榄树》也从来不断在我耳边响起、从我口中哼出来。每一次哼着这曲子时,心里想的、眼眸投的,都是远方。。。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为了山涧流淌的小溪,为了广阔的草原,流浪远方,还有为了梦中的橄榄树。。。”

把整本书啃完后,情绪莫名的低落起来,满脑子想的都是西班牙、大胡子、沙漠,和丝袜。。。


《不去会死!》,作者石田裕辅,骑着自行车走了94494公里、到访过87个国家。这就是续台湾作者洪川《单骑10000里》后的另一本关于骑自行车旅行的书籍。石田裕辅第一站开始在阿拉撕加,一个我曾经梦寐过的地方,那本《阿拉撕加之死》的书,多少影响了我少年的时光。才翻了《不去会死!》几页就不敢再看下去,因为我怕一发不可收拾,明天得肿着眼睛上班去。

如果有一天我独自骑着自行车不知去向,最危险的地方不是前方,而是这个激发我的书局—Kinokuniya.

1 則留言:

coffee 提到...

i also worked in menara sunway before, also work near klcc sometimes, also go kino at least once a mon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