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9月 26, 2007

一场秋雨一场寒

一场秋雨一场寒,

秋去冬来千层霜。

头一句本是民间气象谚语,但看见上半句后心头一阵凉,就接了下一句。
恐怕再大的秋雨都擦不去脸上的风霜。

星期一, 9月 24, 2007

秘密的约会终于曝光了

久久才一次
每次只能在夜里
我们
就是那样约会的

当所有人已离去、灯已暗
我才轻轻的
不惊动任何事物
贴近地来到你身边
你总是一言也不发
一切保持在宁静中
仿佛
只要聆听我轻轻的呼吸声

像会见情妇般
像会见情夫般
秘密的约会

我夜夜期待
哪天要光明正大
从正门进入你的心房

上个周五
我终于惊动了人群
从正门大摇大摆的进来了
众人的喧哗
反而另我有种满足感
毕竟
我终于可以在日常上班时间里
回到我自家的办公室了

对呀,每次回办公室都是晚间七八点,同事们早就下班回家了。冷清的办公室早就熄了火,只有我孤零零一个人,回办公室为的只是成交每月的文件。那个星期五,大伙儿被令四点半一定要在办公室集合开会,我终于可以在大白天里回到自己的座位,摸摸自己的杯子,那种情怀,就像一段秘密感情终于日光化了的感觉。

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

PAR III – OX Second Last Again!

What: Pacemakers Anniversary Run III (Team Relay 4x2.3)
When: 23 Sep 2007 (Sunday)
Where: Lake Garden

OX Team A (Position: 2nd Last)
1. Tan Boon Keat – 9’30 (4’08/km)
2. Tan Boon Hooi – 12’24 (5’23/km)
3. Me – 12’01 (5’13/km)
4. Ng Geok Wah – 11’16 (4’54/km)
Total = 45’13

Remark: OX = OutdoorXplorer
Recall: PAR II (3 June 2006)

Full Result @ Brought 2u by der_pacemakers

星期五, 9月 21, 2007

世界100自然奇景

昨晚又去了“危险地带”,抱了这本《图说天下——国家地理系列》的《世界100自然奇景》回家,原价RM19.80。

炯亮的眼睛注视着这100个地方,思绪漂到每个角落去,阿尔卑斯山脉、珠穆朗玛峰、泰山、撒哈拉沙漠、乞力马扎罗山。。。。。。

内容简介

星期四, 9月 20, 2007

谢谢欣赏!

当时只身在尼泊尔,唯一能和四周的人沟通的语言就只有英语,尤其我的登山向导,和他的对话最为频密,天南地北的说个不停都还是以英语交谈。除了写旅行日记时跟自己对话外,就没有机会说中文了。到美国工干时,随同的同事又不会说中文,渐渐的越来越想念中文。

偶尔回到本站翻开旧作,它们都没有华丽的修饰词,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那么简单实在,但每一次都被这一些文字打动。不是我写得特别好,而是因为有所共鸣、有所感触、有所领悟。。。

这天翻开《星洲日报》一“網”情深的那一版,发现《蓝色阿美巴》的部落格被推荐了,虽然脸色不改,但心里却十分高兴。更令人振奋的是从《一“網”情深》的部落格里有着其他中文博客的连接,有空,一定要到哪儿坐坐。

众友,阿美巴诚心向大家说声欢迎光临,谢谢欣赏!

记住,蓝色以后又是一片翠绿。

星期二, 9月 18, 2007

《拉萨谣》

听着来自天宇的声音朱哲琴的《拉萨谣》,思绪随着清澈的歌声飘到了拉萨,仿佛看见了湛蓝的天空,对着辽阔的草原唱起这首歌。。。

“喝过的美酒都忘记了
只有青稞酒忘不了

穿过的衣衫都忘记了
只有氆氇忘不了

经过的辉煌都忘记了
只有酥油灯忘不了

听过的歌谣都忘记了
只有阿姐鼓的鼓声忘不了

走过的路都忘记了
只有回家的路忘不了

去过的地方都忘记了
只有拉萨忘不了。。。”

站在风中让风穿过我的心,倾听我的心声,

“逝去的爱情都忘记了
只有爱过的人的人忘不了。。。”

星期五, 9月 14, 2007

请止步

这是礼貌的警告
请在我拔剑以前
停止靠近我一步

剑峰一出
后果自负
.....

如果我拔剑
我只会
在你面前
往自己的喉割去

筷子定遥远

午餐要了一碟嘛嘛炒面,很自然的就拿了匙叉,看见匙叉旁躺着的瘦瘦长长的筷子时,一时间也搞不懂为何会忽略了筷子?那明明是一碟面条啊!于是放下了匙叉拿起了筷子。

我举起筷子用正统式的抓筷子法夹起面条,才发现原来抓筷子的动作与姿势是那么的优雅。两根瘦长的筷子夹在中指旁,手腕倾斜四十五度,五根手指除了尾指都在操控筷子,再运用适度的力量把食物夹起。简单的动作,却把中华文化的美德散发得淋漓尽致。

从小我都习惯把筷子抓在最顶端,老人家都说,筷子拿得高就嫁得远。小小年纪时的我总憧憬要嫁得离家远远的。那时,同一个镇隔了几条街就叫远。后来远的定义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加到不同的区域、州属和国籍。

关丹离高屋很遥远,那时我是那么的肯定,因为我要嫁的人出生于高屋。

不知道那距离是不够远还是太遥远,最后我都没嫁给高屋的男孩。

后来我把长辈说的关丹离也南很遥远的听进耳了,那时笑眯眯的想也许高屋真的太遥远,金宝也南才是恰恰好。不过后来也证实了,也南还不符合那“遥远”的距离。

到底那个远真的有多远?邻国的泰国新加坡算不算远?非洲撒哈拉沙漠算不算远?爱尔兰天涯海角算不算远?北极阿拉撕加算不算远?

还是
天堂地狱
才算远?


备注:高屋(Pengkalan Hulu),属于霹雳州,位于泰国边界。

星期二, 9月 11, 2007

风中

上班途中
乌云盖顶
雨欲来
风满楼

第一次有种连人带车被风吹起的感觉
迎着风
挡着雨
小小辆的小绵羊就在风雨中前进

那本该是预兆
要我别驾小绵羊
果然小绵羊在走了五六公里后
就不能再走了。。。

我站在高速公路旁
有点彷徨无助
然而彷徨并解决不到问题
开始分析问题
寻找解决问题的可能性

摇了一通电话给惯常修理我小绵羊的老板
他却说还没开店
要我把小绵羊推到三四公里的店铺附近
这是唯一的办法
我从来都不是幸福小女人
就这样
穿着白色棉质上衣牛仔裤
踩着高跟鞋推着小绵羊上路

走了几分钟
一位热心骑士帮我连人带车推着走
我忘了戴上头盔


把发吹乱了
把心吹凉了
把泪吹落了

江山美人

为什么
总在我
掏空了钱袋
输光了赌注
才来要我再赌一场?

为什么
总在我
火焰不再
烟灰随风而去时
才来为我加把油?

为什么
总在我
心被割开以后
才来抢救一切?

那道门是否为我而开
能开多久
都无所谓
反正
我不会进入同一道门两次

不要祈求
我会为承诺而感动
不要以为
你那扇门
真的可以永世为我而开
不要以为
你说的我都会相信
不要等待
因为我不值得让你去等待

当江山与美人
两者只能选一时
美人是祸水
只有江山
才是真实的

英雄
总是难过美人关
别为美人丢了江山
因为美人
都愿意为英雄的江山
壮烈牺牲

星期一, 9月 10, 2007

危险地带

我多次从双威大厦十二楼的落地玻璃望向朦胧的远方。其实三十五公里并不远,但是每天早晨走在繁忙的交通上就变得很遥远。自从工作地点换到三十五公里外的安邦路繁忙地带双峰塔附近后,就常常在夜里走到明知危险也要去邂逅的地方。虽然每次都得花上百多元,但我也不介意,因为只有哪里才能满足我的欲望并给我精神的安慰。

在好久以前,我就开始爱上他。年少时可以躲进他怀里四五小时不成问题,可是现在工作忙碌了一整天后就只能掏出一两小时。但对我来说,只要能好好把握这短短的时间,那一两小时就足以做很多事情了。

Kinokuniya,一个能够另我陶醉其中的地方。每每进去都有种情不自禁的感觉,又有某种的亲切感。多少次从那儿踏出门口都俸着一袋子的书本,常常一买就是百多元。一次就是百多元,但是几次以后总额就是几百元。哇!好险,真的是好险!

那天,雨夜,我又诳了Kinokuniya书局,然后就持着一本关于三毛的书,和另一本关于骑自行车环游世界的书回家去。

《三毛画传》,买回家后的那个夜晚,熬夜读了她的后半生,关于她和大胡子荷西在撒哈拉沙漠的婚姻生活,直到荷西的离去、荷西离去多年以后又再一次被爱情伤害、然后到她的离世。我忽然很想念三毛的作品,曾经我在念高中时读了《撒哈拉沙漠的故事》和《哭泣的骆驼》后就独自举起背包往国内几个州属走去。齐豫主唱的《橄榄树》也从来不断在我耳边响起、从我口中哼出来。每一次哼着这曲子时,心里想的、眼眸投的,都是远方。。。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为了山涧流淌的小溪,为了广阔的草原,流浪远方,还有为了梦中的橄榄树。。。”

把整本书啃完后,情绪莫名的低落起来,满脑子想的都是西班牙、大胡子、沙漠,和丝袜。。。


《不去会死!》,作者石田裕辅,骑着自行车走了94494公里、到访过87个国家。这就是续台湾作者洪川《单骑10000里》后的另一本关于骑自行车旅行的书籍。石田裕辅第一站开始在阿拉撕加,一个我曾经梦寐过的地方,那本《阿拉撕加之死》的书,多少影响了我少年的时光。才翻了《不去会死!》几页就不敢再看下去,因为我怕一发不可收拾,明天得肿着眼睛上班去。

如果有一天我独自骑着自行车不知去向,最危险的地方不是前方,而是这个激发我的书局—Kinokuniya.

星期一, 9月 03, 2007

Balik Kampong (Tour of KL-Kuantan)


It was Malaysia’s 50th Independence Day.
It was PCC Interstate 2007 riding to Penang.

But I did not join the cherish moment of Merdeka celebration, and I did not join the excitement of PCC Interstate too. I just did an ordinary trip back to my hometown Kuantan, by using extraordinary method.

Yes, we made it!
Hin Wai and I.

We cycled from the West, Kuala Lumpur, a city where we studied and working, to the East, Kuantan, a town where we grown, for 268 kilometers in two days, started from 31.08.2007 6.30am to 01.09.2007 3.50pm.

The route meant a lot to us, we had been using this route through and flow KL-Kuantan for years. After East Coast Express has been operating, the route became a history to us, and many of us from Kuantan.

Bentong, Karak, Lanchang, Mentakab, Temerloh, Maran, Sri Jaya, Gambang and finally Kuantan, these are the town that we must pass every time travel between KL and Kuantan. We used to be sitting in the car, but now, we were using our energy and pedaling on the bicycle to go through the same old route again.

We were speechless when we arrived at the bridge of Sg. Kuantan after the long tough ride, nothing compare to this cherish moment, nobody feels what we felt, because only us who can understand the meaning of this journey…

Again, congratulations Hin Wai and blueameba!


也不怎么策划此行,我只知道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时间和同伴都有了,万事只欠东风。无论有多难,我一定要把握此时此刻,骑脚车回关丹去。虽然知道这是一个很艰难的旅程,也曾经犹豫过想放弃,可是忽然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推了我一把,直觉告诉我,我不容错过,这也许就是我一生人只会做一次的事,要是错过了,也许等于错过了这一生可能唯一的机会。

时间一天比一天接近出发的日期,士气也一天比一天高昂。

不放弃,不回头,勇往直前,就是此行的座右铭。

十三小时的踩踏来到关丹河的桥头,我们停下来,心里有着重所未有的感动。

尽管许多人都认为这是一件很疯狂的事,但我们还是完成了我们的心愿。也许,我们就是日战时期以后第一批人骑脚车从西跨东的人。谁知道?

总之,两人行,缺一不可。
More photos at >>>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