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8月 23, 2007

一叮

香港有个出名的快熟面叫“出前一叮”,只要微波炉叮一声响后就能享有美味热腾腾的面条。

近日我的指头除了敲打在电脑键盘上,就常常按在微波炉的调控器上。晚间准备明日的午餐时就用微波炉把雪藏的肉类解冻;午间就把煮好的午餐加热。解冻是三分钟,加热就十分钟。

只要三分钟,就把冷藏了几小时的冰解了 。
只要十分钟,就把冷饭冻菜给烘得热腾腾了。

可惜冷却了的心,并不能像饭盒般放入微波炉,调好十分钟加热就行。
那传出来的一叮响,也不能唤起昔日的热情。

更何况,如果那颗心长久处在低温的空间,像喜马拉雅山脉五千米以上的高原,容解的冰也会形成冰川,再热的天气,也只引发雪崩。听见的不是微波炉的一叮,而是轰隆的冰雪倒塌或狂风穿过冰山裂缝呼啸。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