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5月 08, 2006

我们是何等的微渺

~*~*~*~*~*~*~*~*~*~*~*~*~*~*~*~*~*~*~*~*~*~*~*~*~*~*~*~*~*~*~*~*~*~*~*
Chamah Expedition write-ups.
1 – The Journey
2 – G10: Conquer only the Challenges not the Mountain
3 – 我们是何等的微渺 <--
4 - 竹虚
5 – 水的力量
6 - 人变、情变、山不变
~*~*~*~*~*~*~*~*~*~*~*~*~*~*~*~*~*~*~*~*~*~*~*~*~*~*~*~*~*~*~*~*~*~*~*



是沉稳的

是沉重的

离开Rekom原著民村时,心里有着起伏的心情,悲伤和无奈互相交错着。我无法以笔墨来形容当时的心情,但我仍希望你能感受我当时的心情。

村民的孩子没有机会受教育,他们也许不懂外面有高楼、大厦和机会。大人们的生活更是简单朴素得有点原始,男人多半为攀登查玛峰的登山队伍领路而赚取现钱,出租房子更是那村的主要经济来源。妇女呢?只能生儿育女在村里度过余生。要是你和她们说什么妇女主义,独立自主,她们大概只能瞪大眼睛望着你。

米饭吃过多少我们并不懂,他们每天就吃木薯成碳水化合物的来源以提供每天所须的活动力量。满山的木薯,有着食之不尽的感觉。男人们也许还有打猎,偶尔还有野味吃。但是均匀的饮食大概还是暂时别说。

屋子是用木枝造成的,屋顶是以亚答叶盖的,晚上下雨还会漏水。入夜后不点灯,因为他们没灯点。

我们城市人看了会心酸,但如果换个角度来看,他们平庸单纯但快乐(我不晓得他们是否满足)。他们有源源不断的清甜水流供应,他们有大片大片的草原,他们有漫天星斗的夜,他们有不被污染的空气,他们有和平的生活,他们有无限的自由。。。

临走前能帮的,只是捐献一些衣服、食物、药物和其他需要品,然而他们所须的其实不止这些。当我们把饼干送给孩子们吃的时候,当他们开开心心抢着饼干来吃时,我仿佛看到了背后所隐藏的暴力、偷窃、抢劫等等的毁灭。一包饼干其实可以演变成单纯被侵袭与悲剧的发生。。。

无奈,实在无奈。我们是何等的微渺无用。。。


p/s: Sorry for those English-ed frens, try online translator to translate for you.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