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1月 10, 2005

西马第八峰 - 白岩峰

七点钟,你说晚上七点钟,好好好,我一定早点到。。。
02/11/2005星期三中午,在家里忙着工作,匆匆用了午+晚餐,开着车子在七点钟以前来到Seksyen 17与圆霖、宗华和CC会合。我们把背包扛上圆霖的Kia Sportage,七点十五分开始启程前往Captain Kam Meng和阿 Leong的家乡,Jeram。

路途上,我像个初恋情人,怀着那初恋的感觉期待与Chamah的邂逅。

圆霖说KM的家是‘开门见山’的那种,我们在十点之前就抵达那‘开门见山’的家。天空下着细细小雨,阿Leong早已在他家等候。才下车,就听见KM说什么Plan B的。天啊!原来除了我,所有人都已经知道去不成Chamah了,而我却像被卖猪仔般,以为这辆车就会把我载到Chamah去,谁知最后被告知不,就这样的被‘欺骗’了!

KM正式宣布因为4WD的问题而被迫取消前往Chamah,本来答应同行的9个人也因为这原因而演变成现有的6人行(KM,阿 Leong,圆霖,宗华,CC和我)。宗华和我的双眼都掩不住失望的眼神,KM给大伙儿两个选择,Gunung Pas(延续在Gunung Irau后的一座山)或是西马第八高峰的Gunung Batu Putih。后来我们选择了三天两夜的Gunung Batu Putih白岩山之旅。放弃Chamah是所有人最无奈的选择,包括KM本身在内,毕竟KM、宗华和圆霖是因去年无法攻顶而计划重游此山的。

用三天两夜时间攻上白岩山之顶并非难事,而且我们还有机会成为山顶洞人,尝一尝原始人的滋味。

惆怅了好一段时间,慢慢的接受这个事实,重新设下心理准备,到阿Leong的家借宿一晚,等待明天的到来。

~*~*~*~*~*~*~*~*~*~*~*~*~*~*~*~*~*~*~*~*~*~*~*~*~*~*~*~*~*~*~*~*~*~*~*~

Day 1(03/11/2005)- 山顶洞人

清晨八时许,在巴刹用过早餐,买过了菜和简便的午餐便出发了。约一个小时后,圆霖和阿 Leong把我们载到一个叫Kuala Woh 的地方。白岩山的入口就在这里的原住民村庄,村庄旁就是Sungai Woh,河的两岸都住着原住民。那是一条宽大的河流,水源滔滔不绝,还有一个超小型的水坝。我们把各自的背包扛下车,换好运动鞋准备就绪,KM顺道和当地人打一打交道。出发前KM先调一调他新买的GPS卫星定位仪。10:15am,圆霖摇身一变,就变成一只老虎来领队,由KM压阵。我们踏出了前往白岩山的第一步。

如常,背帐篷的人是最伟大的,而那人就是KM和宗华:)(老虎已经功成而退了!)

我们走了越40分钟的路程,来到一个Y型的河位,两条河道就在这儿连接成为那滔滔不绝的Sungai Woh。我们跋涉第一条河,河水不深,却蛮急的,然后往那夹在两河间的山走去。这路上滑得很,多半是盖了树叶的泥浆路。一路上我走走跌跌的,大概20分钟左右,KM宣告错了路,必须掉头回到河岸去。走着泥浆路下山去,已经算不清到底滑倒了多少次,最怕的就是滑到路边的山谷去。

回到刚越过的那条河,我们本应继续越过另一条河才上山的。那一条水道水深腰间,而且流水很急。KM和阿Leong放下背包带头走在前端,接着有老虎、CC、我和宗华排成一条直线,把背包一个接一个传过对岸。我想我们都是幸运的,有缘目睹老虎过河呢!我是队伍里的唯一女子,也是体重最轻的一个,若急流要把我冲走可说易如反掌。于是他们五个男人手牵手成为一幅围墙让我扶着走。哈,那实在太感人了!

过了彼岸已是中午12点,大伙儿就在这河岸上歇息和吃午餐。
我们继续往上爬,又越过几条小溪,陆陆续续与山蛭和蚊虫交战。来到Last water point大概已是1点多,从这儿到山洞大约还有两个多小时的路程。

之前的道路像只是让我们暖暖身体罢了,真正辛苦的山路就在这儿开始。不再有平坦的山路,我们开始攀爬那斜斜如梯的山坡,路是由根形成的,必要时就手脚并用的往上爬。偶尔还要抱过树桐或往树桐下钻去。虽然艰苦,但却是一级棒的山路。踩着那些凹凸不平成为阶梯的树根,路上还能看见各种不同的寄生物如朵朵红色小伞的鲜菇、片片黑如灵芝或白如棉花的菌类、堆堆尖瘦的小白菇,还有大片大片的青苔依附在树的茎部和主杆。

大约两点多,天色转暗,雨欲来。
果然,下了一场滂沱大雨,如果下雨也用S、M、L来衡量的话,那这场雨就是XL了。我们六人已分成两队,老虎、宗华和我在前半队,和其他的在后相差了有一段距离。走在前线的我们不时会走走停停等待后半队的队友,我们三个就在深山里站在雨中,豪雨淋在身上的感觉很棒,却冷得叫人全身发抖。我和宗华最爱雨水,而冷得全身鸡皮疙瘩的也是我们俩,停下来时我忍不住靠近宗华的身体取一取暖。当时大伙儿又累又冷又饿,等全队重组后,我们把渗杂着雨水的饼干往嘴里塞,抬起头张开口就用舌头舔舔唇边的雨滴。这时KM双腿开始感到不适,但他还是从不放弃,忍痛继续在雾中上路。

KM一度告诉大队说找不到往山洞之路,当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那个消息显然有点打击。但在不久后忽然玄机在前,KM确定的说这就是通往大石洞的路,那时大家的心都安了。

时间大概是五点半,看到大石洞时大家的心更是欣喜,我们还在那儿遇见了另一支爬山队伍,数十人,都是华人和男的。他们看似已经到达了好一段时间,已经整理好营地并开始烧饭。大家爬山的都会互相照应,他们还主动让一些位子给我们。我们聊了一阵后就去大石洞的另一边,刚好能容下我们六人。大石洞是一个完美的C型,不必塔帐篷还有蛮大的活动空间。我亲爱的队友先避开让我在那儿换上干衣服,然后再由我回避让出空间。老虎爱泡澡的吗?整队人除了老虎,都没有其他人去洗澡了:P 那水源就在大石洞往下走约5分钟,不算是河流,却名副其实的泉源。那如龙头,冰凉清水就从这小小洞口流出,围石恰好形成一个小小又浅浅的清凉水池可容纳几人泡澡。

我发现穿在身上的衣服有些湿了,心觉不妙,赶快检查背包,天啊!寒衣和睡袋都被雨水淋湿了。CC和我一样可怜,睡袋是湿漉漉的。而阿Leong和宗华到晚间临睡前才发现他们的睡袋一样变了水袋。好一个宝贵的教训,每间东西都必须要有多重保护哦!热心的宗华把寒衣暂时借我,直到临睡才还他。

整理过后越六点多,KM开始准备晚餐,他还企图要我利用美色向‘邻居’借两支水呢。我当然不负众望,没利用美色,只是他们好人好事而已。老虎到水源去取水,宗华和KM烧饭,CC切包菜和榨菜,我才开过午餐肉的罐头盖就被割伤了拇指,笨!阿Leong把午餐肉切片,然后开始煎午餐肉和鸡蛋。那晚我们有很丰富的晚餐,我终于吃到KM煮的菜肴了!准备了两个小时有五菜一汤,以及一些在路上检到的臭豆,阿Leong和KM还有孖腊肠呢!最后阿Leong放弃一条肠,还把它吊在石岩上。

夜里我们钻进各自的睡袋,开放式的排排睡在岩石下。夜里冷风阵阵,陪伴我们的有坚硬的岩石、虫鸣、雨声、鞭爆声,还有老虎打鼻鼾的巨响(哈哈)。雨从未停过,我们一整夜又睡又醒。

~*~*~*~*~*~*~*~*~*~*~*~*~*~*~*~*~*~*~*~*~*~*~*~*~*~*~*~*~*~*~*~*~*~*~*~

Day 2 (04/11/2005) – 当牙刷遇上蜡烛

老虎一大早六点多就醒来,竟坐在小石头上阅报。我和老虎较早起身,就把所有mass tin 扛到水源去清洗。

这个清晨,由老虎来准备快熟面作我们的早餐。我们原定今晚在山顶露营,由于这石洞实在太吸引,而且又觉得如果明天直接从山顶一直下山到山脚会太累,大伙儿决定攻顶后回石洞过夜,来回大概7-8小时。因此,这次登山根本无需扎营。我们收拾了一些粮食、水、电筒和国旗,分别丢进两个背包,由最fit的宗华和老虎来背。

大约10.15am,我们换上昨天的战衣、湿袜和湿鞋,与邻居道别后就开始踏出山洞往热带雨林走去。攀登的路程是蛮艰难的,我们踩在由树根或树杆形成的道路,一些时候还必须攀爬斜度约70-90度的峭壁。沿途看见的多半是巨石、巨树、诡异树林和苔藓雨林。我们一行人再次被分为两队,老虎、宗华和我在前;KM、阿Leong和CC在后。不出一小时,我们抵达山腰,那儿是一片小小的平地,由于雾太浓,四处只是白茫茫。休息片刻后就继续上路,我、宗华和老虎先抵达山峰。那儿光秃秃的,有一座铁塔,象征式的代表这就是最高点。等KM到来后,我们也象征式的举起国旗拍照留念。


我们就这样把白岩峰征服吗?不,我们从不把山征服。我们只不过如天涯知己,闯进山的领域,视山如家,还有茂密森林里那层揭不开的神秘面纱,永远隐藏着玄关,一座巩固屹立千年的山岂能如此就被征服?攀登者如果没有怀着感恩和尊重的心态登山,山间的精灵也一样不会尊重攀登者。

在山顶呆了约15-20分钟,记录了CC说的一句话:从此再也不爬山了!可信度不高,我们就拭目以待吧!中午两点多,雨来了。在阿Leong还没来得及喘气的当儿,我们就下山了。下山时KM手持在山顶检到的一把铲。队伍又被分为两半,老虎、我和宗华后来从另一条小径出来才肯定的刚才走错了路。难怪有些路段我和宗华都发现毫无印象。经过营地,发现不负责任的局面,那些无良的攀登者竟把空罐留下!老虎说他在那儿看见了一堆超fresh的人的大便。

我们在五点之前就回到营地,邻居已经撤退,我在蜡烛旁发现他们的留言和用剩的蜡烛。字条上留下了联络网址。就这样的上演了一段‘当牙刷遇上蜡烛’小插曲。一切都由大意的我把牙刷弄丢在小溪旁并由邻居帮我检回归还而开始。就这样被队友取笑,像那些古代小说的情节,女主角刻意把手帕弄丢到小溪去,再由男主角替她检回送上那么浪漫。不过,我是真的无意的哦!

根据他们昨天所说的,KM领着宗华去找另一条出路,由阿Leong用对讲机与他们对应。我和老虎去取水,CC则整理睡觉的营地。然后,就是洗澡时间。清凉一番后,实在棒极了。

夕阳时分,又是炊烟袅袅上升的时候。KM、阿Leong、老虎和我开始忙着烧饭炒菜和煮汤。这顿饭可说是我两年以来最认真煮的一餐了。我们一面煮一面呱呱叫,这时正是Sand fly出没的时间。阿Leong也一面开罐头豆鼓鲮鱼一面呱呱叫,因为原本那罐头刀不知哪儿去了,用那似刀非刀的工具来开罐头还不呱呱叫吗?虽然是忙,而且还得蹲在地上煮得蛮辛苦的,但只要不是餐餐快熟面,我什么都愿意。

晚饭后阿Leong实在太累,倒头就睡了。大伙儿显得有些无所事事,队友们开始互相按摸以舒解疲劳。老虎抢着要与KM按摸,说什么为了报答以前KM替他按摸之恩!这一晚,我们拥有较宽大的位子,排排睡在岩石上。雨没下,sand fly就来了。我们有缘的陪一只蝉度过它短暂的生命。如常,我们睡睡醒醒的,看看身旁的队友是否被什么野兽噬走:P

~*~*~*~*~*~*~*~*~*~*~*~*~*~*~*~*~*~*~*~*~*~*~*~*~*~*~*~*~*~*~*~*~*~*~*~

Day 3 (05/11/2005) – 挥不去的色彩

睁开眼睛,又是美好的一天。早餐有KM和阿Leong准备的咸鱼炒饭,以及热腾腾的咖啡。收拾营地,不留下痕迹,再次背上那背包,撤退。总觉得不好意思,背包最轻就是我的。一路上水源不断,所以水不必多带,大概三大瓶就足以供我们六人喝。宗华二话不说把两大瓶塞进自己的包包;垃圾则由老虎和CC来扛。离开前在石洞里拍了一张全家福,把一切回忆摄进照片里。

早上10.15出发,我们采用昨天KM和宗华探到的路。虽然路不明显,但KM肯定说那路是通的,要是不通,他将请吃KLG。果然,没多久我们出到了主路。回程路较简单容易,宗华用他那嘹亮的歌声划破长空。

KM不时取出他那GPS卫星定位仪来测量距离、位置,和计算所走里程。当树林太厚,KM就把GPS定在长棒上,来一个‘Thunder Cat’的姿式接收讯号。由于第一天下了一场豪雨,许多树倒塌,偶尔还要趴着穿过丛林。走在前端的老虎替我们披荆斩棘,KM在后也用新检到的另一把铲披荆斩棘。我们一度进入了竹林,走到尽头无路可走,才发觉又走错路了,掉头就走。大伙儿恰似在赶路的,间中没有多少的休息。和第一天来时路一样,用了约2-3小时来到Last Water Point,再跋过几条河和那急流,又和山蛭交战。老虎一直在担心受伤的膝盖会疼痛。

走了约五小时的路,我们就到达原住民村庄。小孩子显得有些害羞,把剩余的饼干都给了孩子们吃。登一次山总丢一些东西,宗华把他那双破烂的袜子丢掉,老虎则把他那烂鞋丢掉,而我,则把烂旧的自己丢掉。在Sungai Woh洗过澡后精神焕发,约五时离开白岩峰,离开村庄,离开孩子们,带走的是满载的回忆,双腿上的疤痕,以及被sand fly叮得满手满脚和满颈的红斑。

咱们在山脚的一家快餐厅用餐,从那儿远眺白岩山,它就在那山峦起伏的山脉里。山顶明显的有浓密乌云,看来又是一场滂沱大雨。离别前,KM上前和我握一握手,恭喜我完成我的第一座山。

如果这一回攀登白岩峰要给一首主题曲的话,我想我还是会选择五佰的钢铁男子。

~*~*~*~*~*~*~*~*~*~*~*~*~*~*~*~*~*~*~*~*~*~*~*~*~*~*~*~*~*~*~*~*~*~*~*~

后记:

那山
隐藏了万年历史
千年的心事
百年的秘密
岁月带不走它的忧愁
一生一世
不知在为谁守候
却是那林一辈子最可靠的依赖

那林
为那山批上翠绿的衣裳
酝酿深厚的雨林
呈现顽强的生命力
为万物庇护

那阳
生命因此而展开
野花因此而绽放
昼夜与那雾交替着
围绕在林间
偶尔
他们还能有短暂的相遇

那雾
为山林披上薄薄面纱
却怎么也揭不开它的秘密与心事

那雨
让河床活着
滋润林间万物
却洗不掉片片红尘
磨练着小植物的能耐
促使它们茁壮成长

那河
可以是潺潺流水
也可以是万马奔腾
滔滔不绝
是一种能量
也是一种希望

而我们
来时一行六人
去时也一行六人
一条无形的线
牵绑着的是六颗心一个愿
彼此团结互助
没人会孤单无助
白岩山万年屹立不倒的缘故
大概就是为人们
提供艰难的风险与磨练
必要时
给予安全感与寄托感
让我们对白岩山致敬。。。

1 則留言:

Tey 提到...

嘩!可以出書啦!

謝謝妳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