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9月 19, 2005

金鱼还是小鱼儿? 野姬花还是玫瑰花?

每天一大清早醒来最先想起的是那群金鱼,它们每天每时每刻就在缸里游来游去,有人靠近时就争先恐后浮起来把嘴巴开的大大等待食物送上。看到它们馋嘴的样子就笑了。

接下来就是到阳台去看看绿葱葱的种植物。大片大片叶子的芋叶偶尔会给你一些惊喜,不过几天又一大片叶子给长了出来。水姬花总在我醒来前绽开白色的花瓣。最主要的是看看大花盆里的小鱼儿,看见它们还无恙心就安了。一直以来都特别担心这一群小鱼儿,怕它们被太阳晒得太热,又怕氧气不够或什么的。毕竟它们没有里面那群金鱼那么好命,有过滤器又有足够的氧气。

也许那群小鱼儿天生天养,适应能力极强。有一次我在替它们换水时不小心弄伤了一尾鱼,心想也许它过不了今晚,内疚万分。谁知它就是奇迹般的活了下来。而且过两天当我再仔细注意,花盆里还多了几尾小鱼儿的孩子呢!

实在棒极了,这一群小鱼儿是我一手带大的,它们的生死和我息息相关。曾经它们也像这些孩子们一样幼小脆弱,看着它们慢慢长大,雄的身体开始长出鲜艳的颜色,而雌的就开始产卵,下一代就这么诞生了!

忽然觉得自己好象母亲一般,看着孩子不断成长,直到它们传宗接代以后心里即欢喜又觉欣慰。我会特别疼爱这群孩子,毕竟它们不比金鱼漂亮出色,但它们的生命力比任何我所见过的鱼还要顽强很多倍。

我不晓得小鱼儿有没有埋怨自己不如那群金鱼,但我猜它们从来不理会谁的迹遇比较好,而它们只活在当下,朝自己的人生目标前进。
有些人会埋怨自己为何迹遇不如人,没有生在豪门?
有些花会埋怨自己为何不是玫瑰花,人见人爱?
有些树也会埋怨自己为何不是一棵雄伟的大榕树?

如果我是深山里的一棵野姬花,我不会因为没人欣赏而放弃我的美丽,毕竟我并不为了别人的青睬而绽放。不管有没有人经过深山瞧见我,我一样不分昼夜绽放我的美丽,我一样为知己感到自豪。

如果我是一株野草,我不会自爆自弃或嚷着要像大芋叶般威风凛凛。我一样会像因为我那强悍的生命力而感到骄傲。

我就是我,天生我才必有用。埋怨不见得给你任何好处,反而面对自己,接受自己,疼爱自己,做回自己,才会活出自己。

1 則留言:

CLeong 提到...

small fish never seen gold fish...
wild orchid never meet red rose...
the bird never know how to swim in blue sea..
the fish never learn to fly in blue sky...
they never know to compare...they are lucky
u and me
see and meet...this and that...
swim and fly...here and there
we r more lucky...so...have to more stron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