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6月 06, 2005

那是一个没有入口的国度
受伤后
总像空气般溜了进去
假装冷却
并故意迷失
凭着仅存的记忆
触摸你的体温
寻找遗失的寄托感
我为我注定
一辈子
沦落在你的国度里
让我沉溺
然后溺毙
只要你不在乎
我都无所谓
心甘情愿
继续堕落
I don’t mind you don’t give me love
But please don’t give me hurt
Anyone can hurt me but not you

沒有留言: